【露中翻译】show of affection

搬家真是件痛苦的事儿

尤其对我这种要速度不要质量的渣翻【掩面】

作者Xblkdragonx

授权--
Of course you have my consent ^_^ I would never deny anyone the right to translate my fic. Fellow fans should stick together right? I should thank YOU instead for your interest and taking your time to translate them

-------------------------------------------------------------



王耀与伊万在寂静中相伴而行。伊万对此毫不在意,他对寂静习以为常。在他的家中总是安静的。即便有所响动,它也会迅速的被茫茫雪野湮没。是的,他的确已经对寂静习以为常。有时候只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这让他觉得自己会神智崩溃。它咚咚的跳动着。提醒他他还活着而且是健壮的。但是它也是一个提醒他,自己庞大宅邸中他孤身一人的符号。听不到任何人的和他一样的有节奏的心跳声。但是,此时此刻,他对这声音的缺失却很感激。王耀漫步在他身边发出的声响,他的每一呼吸,都被伊万仔细的尽收耳底。他沉醉在这美妙的声音中,细细咀嚼。


伊万用眼角的余光瞄着王耀。娇小的少年正抬手将一缕任性的黑色发丝折到耳后去。伊万无法下手,他只有目随着他的双手,看着它再一次放下消失在王耀的长袖中,伊万的目光停留在另一个国家瓷器般的脸庞上---与他墨汁般的黑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是如此的光洁的半透明肌肤----宛如那些飘落在他家周围的白雪。他思索着它们的触感会不会是一样的冰凉。没法想的更远了,伊万将自己的唇按在了王耀的脸颊上。给他一个轻吻。不,他一点也不寒冷。他温暖而令人安心。也许可以将它比作一杯温热的牛奶?


“哎呀呀呀呀,你干什么呢!”王耀从大个子国家身边蹦跳开,用力的擦拭着脸蛋儿。


伊万好奇的盯着他的同伴,“我只是想知道你尝起来像不像雪。别那么过度反应,小耀。”


“我们在联合国呢!我们可能会被别人看到阿鲁!”


伊万的双瞳暗沉下来:“就算被看到又怎样?你不喜欢人们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王耀皱起眉头,“别对着我的话咬文嚼字。亚洲人的风俗和西方人很迥异!在公共场合表现爱意它是……很尴尬的阿鲁!”


“你是想告诉我尽管你都四千岁了,你还没有在公共场合亲吻过任何一个人?”


王耀的脸颊爬上一缕红晕。“怎……怎么。这样不对吗阿鲁?这……这是伤风败俗的事儿!”


“真是纯真!”伊万轻声笑起来,发现这个年长者的一点新轶事让他暗自得意。



没有责备另一个国家拿年长者开玩笑的行为,王耀朝正要召开会议的地方走去,伊万疾步追上他,“那我们至少可以牵牵手吧。”


王耀一语不发的将脸扭到一边。过了一小会儿,他才踌躇不定的伸出手,“只……只有等到会议进行的时候阿鲁。”


伊万微笑起来握住那只精致的小手。他们继续沉默步行不过手拉着手,两个人的热度传递给了对方。直到他们走进会议室,王耀才松开了拉着伊万的手。他极度的思念那手的温暖,不过他能够为王耀的理由忍耐它的缺失。


会议冗长而空洞无物。没人做出肯定,特别是阿尔一直在顽固的推行着自己的绝对真理。当任何人有不认同意见时,这家伙就用手指堵住耳朵大叫:“我听不见看不见哦啦啦啦啦。”直到午休终于到来了。伊万看到坐在边上的王耀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正要试图邀请他与自己一起共进午餐,但是眼前的一幕立即令他哑口无言。宅菊正拿着最新款的HELLO KITTY递给王耀。尽管早先他自己对着伊万阐明过在公共场合表明爱意是多么的不合礼数,他现在却拥抱着宅菊,将他们的脸颊紧紧挨在一起,慷慨的对这个岛国的礼物表达谢意。伊万嫉妒的眼都红了,他的耳朵里回荡着全是前所未有的咆哮声。他身体里有什么裂开了。


在抱过他见过的那个最可爱的HELLO KITTY玩偶后,王耀终于注意到伊万站在他身侧,紧盯着他。王耀还是高兴的没缓过劲儿来,他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国家盯着他的扑克脸,还是试图向他展示礼物。


“看,看呀露西亚,这是不是很可爱阿鲁?”王耀,带着傻乎乎的笑容,将娃娃举到伊万脸前去。


伊万几乎是勉强扫了娃娃一眼然后把它推开。王耀撅起嘴,对伊万这么冷淡感到失望,“出什么事儿了阿鲁?”


王耀没有得到回答,伊万轻轻的用手背掠过他的脸颊---亲切的,占有欲十足的。王耀猛跳开,抗议道,“我告诉过你了。我不喜欢你在公共场合摸我。”


伊万只是微笑着扯开包住脖子的围巾,“你看我们周围有人吗?”


王耀扫视房间确信了室内已经空无一人,“当我说‘公共场合’时,我的意思是公共场合的地方。亲吻和……和其他应该在卧室里做的事儿。”


“但是刚才你抱了宅菊。这不作数吗?”伊万说着,扯开他的围巾。


“当然不算。他是我弟弟!家庭不算----”伊万猝不及防的将娇小的男子扔到了桌子上,将他的双手按在头顶。


“你……你在干什么阿鲁!”王耀挣扎着,试图逃脱那双铁臂。


不费吹灰之力,伊万将王耀翻过来让他的背对着自己,然后用围巾捆住了他纤细的手腕,“我不喜欢分享。”


只需驾轻就熟的一扯,他牢牢的把王耀的双手在他背后捆紧了。他把唇按在王耀的耳朵上咬着他,“我想让世界知道你是我的。”


尽管双手被捆住,王耀依旧奋力挣扎,试图赶走他身上的大个子男人。“别像个被宠坏的孩子似的阿鲁!现在放开我!”


伊万充耳不闻,他撸下王耀发丝上的头绳,令它们像夜幕般在王耀背上倾泻开来。他将它们拨到一侧,露出他牛奶般的后颈。当他再次品尝上他的肌肤时,他紧紧的搂住王耀,发誓再也不会让任何一个国家挨到它们了。伊万的唇在那柔软温润的肌肤上游移,铺天盖地的的落下轻吻,在洁白的画布上绽放一个个红色的瘀痕。很快他的唇就到达了肌肤的界限,触碰到他丝绸的领口。丝绸无法匹敌他吻着情人皮肤的柔滑触感。伊万将脑袋放在身前王耀的肩上,他的呼吸静静撩拨着王耀的耳朵,他用胳膊环绕住他,着手开始解开另一个国家的纽扣。王耀倒是出乎意料的安静,当他的双肩终于被放开时,伊万的脸颊轻蹭上来,然后继续沿途密密的吻着他。感觉到那灼热,湿润的唇瓣吻着他时,王耀颤抖着,诱使伊万更紧的揽紧了他的腰身。他在感觉到伊万的勃起抵上了他身后的时候倒抽一口冷气。


“这……这非常的下流!”王耀这样想着,不过尽管如此,他依旧渴求回过头向他索吻。


这与他们最初开始建立关系时常常在私下分享的纯真亲吻不同。它的感觉如此强烈,偷走了他所有的理智,他心中唯一感觉到的只有在他身后那具身体灼热的体温,和那疯狂掠夺着他的双唇。伊万吻咬他,咬着王耀的双唇,在他的唇覆上他的之前他的舌已经跃入他的口腔,他哄骗逗引着王耀一同分享这份愉悦,他没有费太多时间,年长的国家很快就尝到了他口中的甘甜。


他已经完全被伊万口腔中天鹅绒般的触感所吸引,王耀没有发现伊万偷偷将手溜到了他的裤子上,直到他感觉清凉的手覆上他的分身。他倒抽凉气试图摆脱他的吻,可是他的一只手正捧着他的脸颊,不允许他逃开,直到王耀在伊万口中发出愉悦的低吟,他才结束了这个吻。他一只手握住娇小国家的手,然后另一只继续套弄着王耀的勃起。俄罗斯人开心的褪下王耀的裤子,他的脸庞染上优美的绯红。当王耀弓起身子迷醉的哭喊时,伊万抱怨着包围着他手指的黏膜太紧了,小个子国家啜泣着失败的否认他就快高潮了,但是他已经精疲力尽。然后他汗湿的身体在伊万帮他释放的时候不自持地趴倒在会议桌上。


“你不会认为我会这么容易就让你发泄了吧?”伊万甜甜的说,他将黑如墨汁般的长发再次扒到一侧。


“你好自私。”王耀低声咆哮。


“我?我从来不自私,”伊万的手指轻轻滑过他脊背,“我允许你自己决定你喜欢的体位。看?我一点儿也不自私。”


王耀将头扭向一侧望着他背后的国家,“你说什么?”



“我给你三秒做决定。那之后,我来选择,三……”


“等……等等阿鲁!”


“二 ”


“我不能胡乱决定啊。别数了!”


“一。嘟----时间到了。轮到我选择。”伊万将王耀翻过身来,使他们面对面,然后将他更多的推到桌子上,只余一双脚悬空。


他的身躯覆盖上王耀,他的唇在小个子少年的上方开合,“现在你可以猜猜我想让你做的体位。”


伊万淘气的吻咬王耀的唇瓣,他正在顽固的沉默着,“你真不解风情。”


当他继续一言不发时,伊万只是微笑着屈身抚慰起他身下那具柔软的身体。中国还在因为早先的款待而硬着。令它再次勃起易如反掌,当伊万感到他因为他舔吮着他的分身而轻轻的动起臀部时微笑起来,他尽可能多的把王耀吞入他的口腔,舔舐着他然后在喉咙中发出模糊的哼响。王耀感觉到他的身体内部传来一阵贯穿的快感,他颤抖着,喘息着。中国人再也无法抗拒的向伊万口腔中挺身,伊万帮着他律动,然后分开双腿跨坐到王耀腰肢上,他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他缓缓的在王耀身上伏压,他们同时为快感的狂喜喘息起来。两个人的分身紧紧挤压着对方的。


王耀看着跨坐在他身上,双眼意乱情迷的国家。伊万还是穿着他厚重的大衣,尽管他们没有肌肤相亲,但是王耀仍然可以感到对方勃起的每一细微动静,每一丝灼热。


“那么耀,”伊万屏住呼吸说,他再一次将他们的分身按压在一起,“你想它会是怎样的呢?你进来我里面还是我进去你里面?”


“我不知道,”王耀嗓音嘶哑,颤抖着扭动身体,试图在他们之间得到更多的摩擦。


伊万轻轻移开身子,令另一个国家惊呼一声,“我想要你的回答。”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下面!我是下面那个。快点继续啊,该死!”


伊万静静的凝视着在他身下的败者。不假思索的他用拇指和其他手指拢住了他的勃起开始套弄,紧紧的按压着他,他的奖赏是王耀从胸腔中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他无法自制的触碰那平滑白皙的肌肤。那令他痴狂。它洁白似雪,可是却有火热的触感,令他怀疑自己的手简直会被这热度灼伤,就像飞蛾扑火,伊万却希望自己被这火焰所吞噬。


他仔细的将王耀的勃起对准他的后穴,然后缓缓的推进----每寸都饱含疼痛。王耀为这超乎意料的灼热体温和紧致的包裹所哭喊出声,他无能为力的向上蜷起身子,寻求更多强烈的痛感,但是他的愉悦很快就被从他身上传来的一阵啜泣所之后置换成为满满的罪恶感,他努力聚焦起目光,看见伊万正在抵着他摇晃,试图找到节奏,但是王耀仍能从他唇边偶尔泄露出的一声啜泣感觉到他的痛楚。


他的欲望已经无法平息。看着这个强壮的国家因为欢愉和痛楚而哭泣只令中国更加的兴奋。他竭尽全力,王耀激烈的挺身几乎将伊万驱赶出去。幸运的是,高大的男人敏捷的抱住了他单薄的双肩然后继续起来。所以他们悄无声息的坐起:伊万坐在王耀的大腿上,他搂抱着王耀的肩膀,而王耀也紧紧用双臂圈着他的腰身。


他们没有过多的讲话,王耀开始舔舐,吻咬着俄罗斯的脖颈----所有他可以碰触到的地方,伊万无言的抬起脑袋使王耀可以更多的挨到他。很快他发现了伊万的喉结然后开始含吮。伊万呻吟起来然后本能的将他们的身躯靠的更紧,使王耀更深的没入他体内。


当伊万再次将王耀冲刺入自己体内时他不再感到疼痛,他找到了彼此的节奏。紧紧拥着另一个国家,将王耀的脑袋架在自己臂膀,放荡的在他耳边喘息。王耀,在另一方面,他无法抚摸遍那在他身上令人迷醉的身躯,于是他合上双眼,享受着伊万骑在他身上带来的一波波几乎令他毁灭的快感。


伊万疯狂的加快着速度,这直令他感觉频临悬崖。他想要融化在这热度中,但是无论他怎样挨近他们的身子,他还是感觉到寒冷和孤独。他的心脏仍在巨大的空虚中独鸣震动。


抓起王耀的长发,他逼迫他抬起头看着他,“爱我,说你爱我,耀,说出来。”


王耀凝视着那双迷醉的紫罗兰双眸,沉溺其中。他尽可能的伸长脖颈直到他的唇挨着伊万的。怜惜地吻上他,他低声轻诉,“我爱你。”


伊万颤抖了,让他的话语将自己牢牢束缚,然后他狠狠的吻着王耀。他更快,更用力的运动起来,他的身体发出淫靡的声音。王耀的热度冲入他,让他也随之射出。伊万因为这超乎意料的欢愉而颤抖,他的心智陷入一片模糊的暂停。他在听见王耀喊叫出来的那一瞬间释放了。他精疲力竭地倒在王耀身上,抽出来然后仰躺在桌面休息。


伊万满足的将脑袋枕在王耀的胸口上,听着那人和自己相同节奏呼应着的心跳。这样何时是尽头呢?


“俄……是伊万,你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吗阿鲁?”王耀重新呼吸着问。


伊万呻吟一声不过还是勉强起身放开了娇小国家的身子。王耀的小手揉搓着他,他感到很幸运,他们在其他国家吃完午餐之前结束了。伊万响亮的大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阿鲁?”


伊万用食指和拇指勾起王耀的下颏,“当我说我想要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的时候,”他转过王耀的视线正对上一台照相机的红光一闪,“言出必行。”

2010-04-20 : 露中翻译 : 留言 : 2 : 引用 : 0
Pageto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这是露中还是中露啊……【捂脸
2010-05-25 23:17 : 小西千華 URL : 编辑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0-07-04 13:13 : : 编辑
Pagetop
« next  主页  prev »

打个招呼吧★

求交往求勾搭

和此人成为好友